一罐蜜桃汁

『盾冬』天窗室

原文是欧亨利的天窗室,
看了以后觉得
[哇真的是――太浪漫了]
所以带入了盾冬
大家也可以看一看原文
有一些“欧亨利的梗”
因为水平不够所以有删掉一些内容

――――――――――――――――――

        首先,帕克太太会领你去看那双开间的客厅。当她在滔滔不绝地夸说屋子的优点以及那位住了八年的先生的好处时,你根本不敢打断她的话头。接着,你总算吞吞吐吐地说,你既不是大夫,也不是牙医。帕克太太听取这番话时的神气,准会使你对你的父母大起反感,嗔怪他们当初为什么没有把你培养成为适合帕克太太的客厅的人才。

        然后,你走上一溜楼梯,去看看租金每周八块钱的二楼后房。她换了一副二楼的嘴脸,告诉你说,图森贝雷先生没有到佛罗里达去接管他兄弟在棕榈滩附近的柑桔种植园时,就住在这里。房租一直是十二块钱,绝不吃亏。又说住在双开间前房,有独用浴室的麦金太尔太太,每年冬天都要到那个棕榈滩去。你听了一阵之后,支支吾吾地说,你希望看看租金更便宜一点的房间。

        如果你没有被帕克太太的鄙夷神情吓倒,你就会给领到三楼去看看朗纳克小姐的大房间。朗纳克小姐的房间并没有空出来。她整天待在里面写剧本。可是每一个找房子的人总是给引到她的房间里去欣赏门窗的垂饰。每次参观之后,朗纳克小姐害怕有勒令搬家的可能,就会付一部分欠租。

        接着——啊,接着——假如你仍旧侷促不安地站着,滚烫的手插在口袋里,攥紧那三块汗渍渍的钱,嘶哑地说出了你那可耻可恶的贫困,帕克太太就不再替你当向导了。她拉开嗓门,叫一声“克拉拉”,便扭过头,迈开步子下楼去了。于是,那个黑人使女克拉拉会陪你爬上那代替四楼楼梯的、铺着毡毯的梯子,让你看天窗室。它位于房屋中央,有七英尺宽、八英尺长。两边都是黑黢黢的堆放杂物的贮藏室。
屋子里有一张小铁床、一个洗脸架和一把椅子。一个木头架子算是梳妆台。四堵空墙咄咄逼人,仿佛棺材的四壁似的,逼得你透不过气来。你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到了喉咙上,你喘着气,仿佛坐在井里似的抬头一望——总算恢复了呼吸。透过小天窗的玻璃望出去,你见到了一方蓝天。

        “两块钱,先生。”克拉拉会带着半是轻蔑、半是特斯基吉式①的温和说。
①美国南方阿拉巴马州的城市,黑人居民较多。

        有一天,巴恩斯先生来找房子。他随身带着一台打字机。他身材并不纤细,甚至有着军人般的健壮。眼睛却柔和非常,狗狗般的瞳孔总是闪烁着喜人的光芒。

        帕克太太领着巴恩斯先生去看双开间的客厅。“这个壁柜里,”她说,“可以放一架骨骼标本,或者麻醉剂,或者煤——”

        “我不是大夫,也不是牙医。”巴恩斯先生抱歉地笑道。那笑容让刻薄的帕克太太也不忍再讽刺什么,但仍把她专门用来对付那些不够大夫和牙医资格的人的怜悯的眼色使了出来,瞪了巴恩斯先生一眼,然后领他去看二楼后房。

        “八块钱吗?”巴恩斯先生说。“亲爱的夫人,我样子虽然年轻,可不是富家少爷。我只是一个穷苦的做工小伙儿。带我去看看位置高一点儿,租金低一点儿的房间吧。”

        朗纳克小姐听到叩门声,连忙跳起来,把墨水撒了一纸。

        “对不起,朗纳克小姐。”帕克太太说,看到她大惊失色的模样,便露出一脸奸笑。“我不知道你在家。我请这位先生来看看你的门窗垂饰。”

        “这太美啦。”巴恩斯先生由衷地赞叹道,他的笑容跟天使一般。

        他们走了之后,朗纳克小姐着实忙了一阵子,顾不上纸上的墨水,她把她最近的(没有上演的)剧本里那个金发、身材修长而冷酷的男主角全部抹去,换上一个头发浓密光泽,容貌可爱温柔,健硕风趣的先生。

        “克拉克·盖博准会争着扮演这个角色呐。”朗纳克小姐自言自语地说。她抬起双脚,踩在窗饰上。

        不久便响起了一声“克拉拉!”像警钟似地向全世界宣布了巴恩斯先生的经济情况。一个黑皮肤的小鬼抓住了他,带他爬上阴森森的梯子,把他推进一间顶上透着微光的拱形屋子,吐出了那几个带有威胁和神秘意味的字眼:“两块钱!”

        “我租下来!”巴恩斯先生嘘了一口气,接着便在那张吱嘎作响的铁床上坐了下去。

        巴恩斯先生每天出去工作。晚上他带了一些有字迹的纸张回家,用他那架打字机誊清。逢到没有工作的晚上,他就跟别的房客一起坐在门口的高台阶上。上帝创造巴恩斯先生的时候,并没有打算让他住在天窗室里。他心胸豁朗,脑袋里满是微妙的、异想天开的念头。有一次,他甚至让朗纳克小姐把她那伟大的(没有出版的)喜剧《并非玩笑》(一名《地下铁道的继承人》)念了三幕给他听。

        每逢巴恩斯先生有空在台阶上坐一两个钟头的时候,女房客们都乐开了。可是,那位在公立学校教书的,碰到什么便说“可不是吗!”的高个儿金发的斯基德先生,却坐在石阶顶级,嘿嘿冷笑着。那位在百货商店工作,每星期日在康奈岛打活动木鸭的多恩先生,坐在石阶底级,也嘿嘿冷笑着。巴恩斯先生坐在石阶中级,女人们的眼神马上围了拢来。

        尤其是朗纳克小姐,她虽然没有说出口,心里却早就把巴恩斯先生在她现实生活中的私人浪漫剧中派充了主角。还有伍德小姐,那位四十五岁,楞头楞脑,血气旺盛的胖小姐。还有那位极年轻的埃文斯小姐,她老是吭吭地干咳着,好让巴恩斯先生来关心。女人们一致公认巴恩斯先生是“最有趣、最快活的人儿”,然而顶级和底级的冷笑却是难以与之妥协的。

         这个观望星象的好先生说,“我跟任何一个天文学家一样,知道火星居民的秋季服装会是什么新式样。”

         “可不是吗!”斯基德先生说。“你指的那颗星是仙后星座里的伽马。它的亮度几乎同二等星相当,它的子午线程是——”

          “哦,”非常年轻的埃文斯小姐说,“我认为斯蒂夫·罗杰斯这个名字好得多。”

         “我也同意。”伍德小姐说,呼噜呼噜地喘着气,反对斯基德先生。“我认为那些占星的老头儿既然有权利给星星起名字,巴恩斯先生当然也有权利。”

        “可不是吗!”斯基德先生说。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流星。”多恩先生说。“星期日我在康奈岛的游乐场里打枪,十枪当中打中了九次鸭子,一次兔子。”

        “从这儿望去还不是顶清楚。”巴恩斯先生说。“你们应该在我的屋子里看。你们知道,如果坐在井底的话,即使白天也看得见星星。一到晚上,我的屋子就象是煤矿的竖井,斯蒂夫·罗杰斯就象是夜晚女神用来扣住她的睡衣的大钻石别针了。”

         之后有一段时期,巴恩斯先生没有带那些冠冕堂皇的纸张回来打字。他早晨出门并不是去工作,而是挨家挨户地跑事务所,央求傲慢的工友通报,受尽了冷落和拒绝,弄得他垂头丧气。这种情形持续了很久。

        有一晚,正是巴恩斯先生以往在饭店里吃了晚饭回家的时候,他筋疲力竭地爬上了帕克太太的石阶。但他并没有吃过晚饭。

        他踏进门厅,抓住了楼梯的扶手。拉着扶手,他一步一顿地挨上楼去。他经过朗纳克小姐的房门口,朗纳克小姐正在用红墨水修改她那(没有被接受的)喜剧中的舞台说明。最后,他爬上了铺着毡毯的梯子,打开了天窗室的门。

        他没有气力去点灯和换衣服了。他倒在那张铁床上,他的身体在老旧的弹簧垫上弹动了两下。在那个地府般幽暗的屋子里,他慢慢地抬起沉重的眼皮,微微笑了一下。

         因为斯蒂夫·罗杰斯正透过天窗,在安详、明亮而不渝地照耀着他。他周围一片空虚。他仿佛坠入一个黑暗的深渊,顶上只是一方嵌着一颗星的、苍白的夜空。他给那颗星起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名字,可起得并不恰当。斯基德先生准是对的:它原是仙后星座的伽马星,不是什么斯蒂夫·罗杰斯。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愿意称它为伽马。

        他仰躺着,想抬起胳臂,可是抬了两次都没有成功。第三次,他总算把两只瘦削的手指举到了嘴唇上,从黑暗的深渊中朝斯蒂夫·罗杰斯飞了一吻。他的胳臂软绵绵地落了下来。

         “再见啦,斯蒂夫。”他微弱地咕哝着。“你远在几百万英里之外,甚至不肯眨一眨眼睛。可是当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你多半还待在我能看见的地方,是吗?……几百万英里……再见啦,斯蒂夫·罗杰斯。”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黑使女克拉拉发觉巴恩斯先生的房门还锁着,他们把它撞开。擦生醋,打手腕,给他嗅烧焦的羽毛都不见效,有人便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没多久,救护车铛啷铛啷地开到,倒退着停在门口。那位穿着白亚麻布罩衣的年轻干练的医生跳上了石阶,他的举止沉着、灵活、镇静,他那光洁的脸上显得又潇洒,又严肃。
“四十九号叫的救护车来了。”他简洁地说。“出了什么事?”

         “哦,不错,大夫。”帕克太太没好气地说,仿佛她屋子里出了事而引起的麻烦比什么都麻烦。“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搞的。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还是救不醒他。是个年轻的男人,一个叫做詹姆斯——是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先生。我这里从来没有出过——”

        “什么房间?”医生暴喊起来,帕克太太生平没有听到过这种询问房间的口气。

        “天窗室。就在——”

        救护车的随车医生显然很熟悉天窗室的位置。他四级一跨,已经上了楼。帕克太太唯恐有失尊严,便慢条斯理地跟了上去。

         她刚走到第一个楼梯口,就看见医生抱着那个天文学家下来了。他站住后,那训练有素,象解剖刀一般锋利的舌头,就任性地把她数落了一顿,可声音却不高。帕克太太象是一件从钉子上滑落下来的浆硬的衣服,慢慢地皱缩起来。此后,她的身心上永远留下了皱纹。有时,她的好奇的房客们问她,医生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

         “算了吧,”她会这样回答。“如果我听了那番话,就能得到宽恕,我就很满意了。”

        救护车的随车医生抱着病人,大踏步穿过那群围在四周看热闹的人,甚至他们也羞愧地退到了人行道上,因为医生的神情象是抱着一个死去的亲人。

        他们注意到,医生并没有把他抱着的人安顿在救护车里专用的担架上,他只是对司机说:“拚命快开吧,威尔逊。”

         完了。难道这也算是一篇故事吗?第二天早晨,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小段消息,其中最后一句话可以帮助诸位(正如帮助了我一样)把一鳞半爪的情况联系起来。

        它报道说,贝尔维尤医院收了一个住在东区某街四十九号,因饥饿而引起虚脱的年轻男人。结尾是这样的:
        “负责治疗的随车医生斯蒂夫·罗杰斯大夫声称,病人定能复元。”

罐丹 Apple in My Eyes 03

修改了一下前面的bug,小时候的尼尔还叫鹅建。

――――――――――――――

        八年后,釜山。

        刚刚升学的孩子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而话题的主人公就是正在和班主任一起走向教室的转学生。

        门突然被打开,麻雀们纷纷飞回座位,议论声却未停止。目光紧盯着高大帅气的班主任身后,却失望地发现没有人跟着。

        “孩子们欢迎回到学校!大家很想念我了吧!”明明是低音炮却充斥着让人难以忽略的热情,让学生们的气氛更加高涨。

        “各位都很期待见到我们的转学生吧,”朴灿烈兴致高昂,“这位是来自中国台湾的喔!要好好和他相处知道吗。冠霖啊,进来吧。”

        高挑的少年应声而入,烟灰色的西装服帖而笔挺,白皙的皮肤在初秋的阳光下仿佛闪闪发亮,柔软的黑发垂在额前,却因长相精致而更显气质,黑框眼镜却平添了一丝木讷,使少年少了一丝疏离气,让人更觉亲近。
        “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台湾的赖冠霖。”

        朴老师啪啪啪在黑板上写下了“라이관린”四个大字:“是,这就是我们冠霖的名字,大家要好好相处啊!恩――李冠霖你就坐在大辉后面吧,这一排的最后。……好,我们这学期呢……”

         “啊――终于下课了。尼嚎啊赖冠霖,我是李大辉,叫我大辉就好,这位是裴珍映。”

         裴珍映也向赖冠霖示以微笑。

         “之前已经参观过学校了吧!以后在班上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问我们喔,大家也会慢慢向你介绍。啊对了,你左边的座位是有人的,他这两天出去参加比赛,明天就会回来了,叫姜丹尼尔。你们俩都是四个字的名字呢!”

        “姜……丹尼尔?”

        相同的姓氏撩拨了赖冠霖的心弦。

        “是啊,尼尔哥虽然是个傻子,但是舞跳的很棒了。”

         裴珍映笑得前仰后翻:“哈哈哈哈哈确实是个傻子哈哈哈哈!”

        “你这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啦!”李大辉又气又好笑。
       
        次日。

        “今晚的主人公是拿呀拿~拿呀拿~🎶”

        铃声突然响起,赖冠霖迷糊地摸到手机接起了电话:“喂――”

         “赖冠霖!你怎么还没来学校!马上就要迟到啦!”话音未落,李大辉的声音便急急冲出。

         赖冠霖一看时间,一下从床上弹起:“马上就到!挂了!”

         两条长腿三级并两阶,匆匆向楼上赶去。

         “唰――”“抱歉老师……”  目光偏转,却一下愣在那里。那个坐在自己座位旁边的人――正在和裴珍映说笑的名为姜丹尼尔的人――泪痣的位置如此熟悉,眯起的眼睛与可爱的兔牙与姜义建如出一辙。时间仿佛回到幼时,只收藏在记忆最深处的颜色又再次出现,赖冠霖记得那叫做“红色”,那是他记忆中最为鲜艳的颜色。灰暗的一切渐渐染上色彩,平时只以深浅辨别的世界此刻天光大亮,阳光耀眼到甚至有些刺目,赖冠霖却不舍得闭上眼睛,眼泪充斥了眼眶又大颗地滚落出去。

        第一节是朴老师的课,看到这一幕颇为堂皇地说起了rap:“啊冠霖啊没事的就是迟到了一点下次注意一点就行了老师不怪你啊!”

         一声巨响打断了朴老师,赖冠霖噗嗤笑了出来,朴灿烈转头一看,姜丹尼尔正撑着地面起身,不好意思地一笑,扶起了凳子。

        “谢谢老师,是阳光太刺眼了。下次不会迟到了。”赖冠霖说完便向教室后方走去。

         目光注视着丹尼尔,赖冠霖无暇再次观察这个世界。

        他想,他还有很多时间。
       
――――――――――――――――――――――

丹尼虽然是个只想着跳舞的傻子,但是情商还是很高的,会好好和00互相喜欢的

小赖不是会轻易哭的小朋友所以其实就是太阳太刺眼了 ,但是那个时候也是很感动,那种等待很久以后重新见到期待了几年的人,一瞬间真的是应了那句『他离开时带走了光,他回来了,光也跟着回来了。』

[罐丹]生存游戏 00

          “今天秘密作战的主人公是――WANNA ONE!快抓起来!”

        “很惊慌的WANNA ONE吓到了!”

        “向这边聚集,一个一个坐上车吧!”

        “他们被逮捕了!”

        “绑架WANNA ONE的作战――成功~”

        “眼罩请大家带好喔。”

        “大家熟睡一觉都行,去的地方比较远。”

        行程刚刚结束的成员们在惊惶之中上了车,摄像师和熟悉的前辈令人放松下来,大家笑闹着,渐渐陷入了疲倦,沉沉睡去。

         “g……哥……尼尔哥!”

         熟悉的声音在耳旁炸开,姜丹尼尔惊醒过来,如同溺水的人刚刚被救起一样急促地喘息着。

         赖冠霖仍半跪着抱住姜丹尼尔,一手在背上抚慰性地摩挲着,一手按在对方脑后,给予了完全的安全感。

        “哥,哥,好了,慢慢来。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好点了吗?”

        姜丹尼尔紧握住赖冠霖衣服的双手渐渐放松下来,有些虚弱的,将头靠在了弟弟的胸口。片刻,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此刻暧昧的姿势,有些尴尬又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松开了抓住对方的手。赖冠霖感受到胸前消失的热量和重量,有些失落地握了握残留着温度的手。

        “这里是什么情况……”环顾四周,发现身处一个设施完备的房间内,但被铁板钉上的窗户异常的刺目。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

        “不知道,我也是刚醒过来。看到哥你躺在一边就赶紧叫醒你了。”

        赖冠霖一把扶住挣扎着站起来还有些不稳的姜丹尼尔,感觉四肢还有些无力,姜丹尼尔只得倚靠着赖冠霖。

         一阵电流声忽然响起,两人抬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在屋顶的角落处发现了一个扩音器。

         “早安孩子们。”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传播开来,诡异的语调令人背后发凉。

        “欢迎来到生存游戏。”

――――――――――――――――――
看了碗前两天的section TV有了灵感
虽然还是很老梗的密室类生存游戏

我爱他是违背常理、是妨碍前程、是失去自制、是破灭希望、是断送幸福、是注定要尝尽一切的沮丧和失望的,可是,一旦爱上了他,我再也不能不爱他。

站在一起就是爱情了……是《伟大前程》的台词,原文里他是她。
可爱辉不是随便说说,击昏也贼可爱了。

[罐丹]凌晨两点 01

         赖冠霖跌跌撞撞冲进隔间,眼前如同幼时所爱看的万花筒内一般斑斓绚烂,扶着墙便吐了出来,胃酸顺着喉管进入口中又掉进满是呕吐秽物的马桶里。

         胡乱擦净嘴边,赖冠霖走出隔间,抬眼瞥见一个男人。

         很好看。这是被酒精充斥着的大脑的第一个想法。

         眼线描摹出眼型,桃色的眼影平添了桃色的幻想,浅色瞳孔直视时具有了不可名状的洞穿力与吸引力。赖冠霖昏昏沉沉,全然没有了清醒时异于年龄的自制,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却异常清醒地注意到在银灰色头发下若隐若现的泪痣。

         姜丹尼尔走向洗手台,领针和耳环随步伐晃动着,在耀眼的镜前灯下反射出炫目的光。

         赖冠霖被迷惑了。

         想要拉住他的手,与他十指交扣,将他唇上的色泽舔尽,染上更加艳丽的颜色,在激烈之中感受着他的蜷缩,因快感而更加握紧彼此。

          想要拥有。

         水流骤然停止,姜丹尼尔抬眼从镜中与赖冠霖对上了视线。明明是没有表情的脸却让人感受到了不一般的诱惑,如同身处春梦,并不真实却充满快感。

――――――――――――――
突然结束!

罐丹 Apple in My Eyes 02

        两人手牵着手,因语言不通而无言,但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宁静,一起坐在长椅上看着曾经只在书上读到过的缤纷世界。

        小话唠姜鹅建终于忍不住开口,看着冠霖一脸懵逼,便急忙起身去找翻译小姐姐,赖冠霖一把重新抓住对方的手,鹅建安慰地笑了笑,指了指人群中对着冠霖妈妈和韩国的工作人员们旋转说话的小姐姐,抓起小冠霖的手一起向那走去。

        “姐姐啊,帮帮我们吧。” 周洁琼低头一看,两个小奶团似的孩子紧紧黏在一起,两只小手抓起她就向外走去。

         姜鹅建絮絮叨叨地和冠霖说了许多,但今天是最后一天拍摄,分离在不久的傍晚到来了。

         “义建说,和你约定好了,一定要在将来再次相遇。”

        “嗯!”

         随着乘务员温柔的声线,飞机起飞,轰鸣声渐起,耳鸣模糊了那些声音,颜色也随着飞机的远离而渐渐消退。刚刚还耀眼得仿佛能感受到温度的夕阳片刻便变成一片深深浅浅的黑白。

        期待着下一次相见,他们闭上眼,感受着最后的温度。

――――――――――――――
私心带周洁琼出镜嘿嘿嘿
下一篇就长大了,高中开启具体叙事模式

罐丹 Apple in My Eyes 01

在一个太太那里看到的soulmate梗,据说是很久以前的了蛤蛤蛤,人出生以后只能看到黑白灰,只有遇见soulmate以后才能看见色彩。

你做过彩色的梦吗?

        那抹红色,是赖冠霖对于色彩最初的记忆。

        回忆停滞在小二,事物全都模糊不清,只有那个男孩眼角的泪痣与那件红色卫衣交相辉映着,那是赖冠霖第一次看见了黑白灰之外的世界。

        八年前,台湾。

         “拍摄要开始了,小朋友们准备好了吗?”“是――”孩子们奶声奶气地回答道。陌生的语言吸引了小冠霖的目光,瞬间,一个男生撞入眼帘,眼角的泪痣与可爱的豆豆眼都具有了不可名状的吸引力。两人视线相对的刹那,以彼此为中心,世界发生了变化。

        “妈妈,那个人……”不知名的颜色鲜艳而亮眼,以一种不可挡地趋势向周围扩散,渐渐的,眼中充斥着从未见过景色。

        那个穿着红色卫衣的男孩子奔向了赖冠霖。

        “义建啊!”摄影工作陷入了混乱。被叫做义建的孩子一把扑向小冠霖,一个趔趄仍是没有稳住,小冠霖被扑倒在地。

        “你好!我是姜鹅建!”泪痣在眼前放大,赖冠霖看着对方因笑容而露出的可爱兔牙也不禁微笑。

        这便是两人的初遇。

(仿佛回到101最后那个飞扑……真是可爱
(成年人也无法清晰发音的名字小丹妮就更加会口胡了所以自我介绍是姜鹅建